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健康

男子杀好友获对方父亲谅解法庭上连磕8个头

2019年06月13日 栏目:健康

男子杀好友获对方父亲谅解 法庭上连磕8个头(图)昨日庭审后,被告人尤洪湧的父亲(右)向受害人家属作揖道歉。2013年7月27日凌晨,

男子杀好友获对方父亲谅解 法庭上连磕8个头(图)

昨日庭审后,被告人尤洪湧的父亲(右)向受害人家属作揖道歉。

2013年7月27日凌晨,浑身是血的郑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喊疼。这是郑德富一次见到清醒的儿子。儿子去世近一年,郑德富总会想起那张因疼痛而扭曲的脸。

2013年7月26日晚22时,担心酒后持刀的朋友尤洪湧“闹出事”,郑强追出家门劝阻,拉架时被尤洪湧刺扎多刀。他的受伤并没能阻止悲剧发生,尤洪湧的刀还是落在侯军身上,致其当场死亡。而3个小时前,三人还同在一起喝酒吃饭,尤、侯二人因饮酒多少起了争执。

案发当日,26岁的尤洪湧投案自首。四天后,和他同岁的郑强因抢救无效身亡。

昨日,北京市一中院判决被告人尤洪湧犯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。被告人赔偿两名被害人家属共计十四万九千元。

法院表示,“死缓”的判决除了考虑到尤洪湧有自首情节、其家属赔偿了被害人家属部分经济损失外,还与被害人郑强的父亲郑德富的谅解有关。今年4月,本案正式开庭审理后,郑德富请求法官,“能给留一命,就留他一命吧。”

【现场下跪】

被告人磕头8次哽咽致歉

昨日上午,戴着手铐、脚镣的尤洪湧走进法庭时,旁听席上的父亲尤志龙眼圈泛红。近一年来,这是他次见到儿子。

听到“死缓”的判决,尤洪湧微低的头抬了一下。

宣判后,法庭的程序并没有结束。“经历了与儿子诀别之痛的父亲,强忍丧子之痛,含泪为被告人尤洪湧求情,希望法庭给尤洪湧一个生的机会,让他的父亲不再失去儿子……”法官宣读对被告人的寄语时,尤洪湧的肩膀开始抽动。

离庭前,尤洪湧表示他有话要说,他面向郑德富和侯军的家属,紧接着,“对不起”接连不断地从他嘴里涌出。

突然,将近1米8的尤洪湧跪倒在地,向郑德富磕了8个头,边磕边哽咽着说“对不起”,起身,再跪,再磕头,又向侯军的家人道歉。

郑德富一直紧绷的脸松懈下来,他赶紧用手抹去眼角的泪。抹泪的,还有坐在旁听席的尤志龙。

尤洪湧的辩护律师丁海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景,他曾在看守所会见被告人,“沉默寡言,比较木讷,只是一直说着‘后悔后悔’,委托我让他爸尽量赔钱给郑家。”丁海江觉得,尤洪湧的这一跪里,有悔、有歉也有谢。

【酒后惹事】

饭桌起争执刀扎拉架朋友

尤志龙到现在都在后悔,要是他没叫儿子帮他盖房,儿子就不会回家住,也就不会和朋友喝酒后闹事。

2013年7月26日,延庆后所屯村,忙完一天农活的郑强和女友招呼几个朋友来家里吃饭。平日里,郑强与叔叔辈的侯军(殁时51岁)关系近,当日上午,好哥们尤洪湧还帮着郑强家收了几筐杏,三人自然凑在一起吃晚饭,喝了白酒和啤酒。

饭桌上,尤洪湧和侯军突然吵了起来,“他给我倒酒我没喝,他就一直说我,我挺生气。”尤洪湧投案后向警方供述,争执后,他帮郑强的女友收拾鱼,侯军仍不断数落,他曾抄起菜刀想吓唬对方,但被制止。

回家后,尤洪湧拿起挂在墙上的东洋刀,翻墙进入郑强家,寻找侯军无果后,他朝侯军家走去。担心出事,郑强追了过去。

当日22时许,酒后的尤洪湧携带尖刀来到侯军家院内,持刀刺向前来劝阻的郑强颈项部、躯干部,随后又捅侯军的躯干部多刀,侯军随即倒在墙角。

郑德富赶来时,郑强浑身是血,靠坐在侯家大门前,尤洪湧则躺在郑强身边,院里的侯军已经身亡。

投案自首前,尤洪湧给父亲打了个,“我惹事了,把人扎了。”[1][2]下一页【两个家庭】

俩孩子幼年丧母身世相同

2013年7月30日,事发四天后,手术未能将郑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。郑德富说,他的精神支柱塌了。儿子去世后,他一周没出门,躺在床上的两天,他曾怨恨尤洪湧,“好好的,你为啥要扎他?”

52岁的河北人郑德富有过三次婚姻,前两次均因妻子死亡而终结。郑德富说,郑强8岁那年,老家张家口下了一场大雨,山体滑坡将房子推倒,一家三口被埋。郑强挣扎着从废墟中爬出,喊来乡亲救出父亲,但母亲已断了气。

郑强11岁时,郑德富觉得儿子不能没有妈。他领着儿子来到延庆,倒插门进了带着两个女儿的第二任妻子家。他依靠拖拉机拉沙石养活一家5口。

可三年后,妻子因肺癌离世。那年郑强14岁。

思念儿子时,郑德富说,这些不幸往事也一股脑地跑出来,“其实,尤洪湧他爸也是个可怜人。洪湧他妈也是后妈,亲妈在他小时候就没了,他爸把他拉扯大。”

50岁出头的尤志龙皮肤黝黑,儿子杀人后,他曾想去郑德富家看看,但他不敢进门,“刚出事,万一郑强他爸生气咋办。”尤志龙说,两家的交集就是俩孩子关系好,“俩人住得房前屋后,有时候懒得穿街走门,洪湧就翻墙进郑强家一起玩。”

2014年3月,开庭前,尤志龙曾鼓起勇气去见郑德富。那一面,被郑德富形容为“沉默的半小时”,“那是个老实人,只是拉着我的手说,‘没办法’。”看着尤志龙黝黑的脸和弯曲的臂膀,郑德富不忍心了。

【庭前谅解】

未提赔偿丧子父亲说谅解

尤洪湧故意杀人案开庭后,负责此案的法官郑文伟分别开始为双方进行民事赔偿的调解。

“我还没说几句,老人突然说,‘要是能给留一条命,就留他一命吧。’”郑文伟感到震惊,在她22年审案的经历中,被害人家属对被告人表示谅解的十分罕见。“一般,死者家属会出现两种情况,一种是不要赔偿,坚决以命偿命;另一种是觉得人死了无法挽回,钱只要能达到要求的数额,就会选择谅解。”郑文伟说,那天调解,她还没提赔偿,郑德富已决定谅解。

“我儿子已经没了,他儿子死了,也换不来我儿子的命。洪湧活着,他爸还能有个奔头。”郑德富说,离开他的至亲已经够多了,他知道那种苦痛。

如今,郑德富每天还靠那辆拖拉机拉沙石,只是车厢里再没儿子陪伴。他说,同住一个村,肯定会再碰上尤志龙,“他要是喊我‘哥’,我还会应。”

郑强被昔日好友在酒后用刀刺扎身亡,郑德富永远失去了相依为命的儿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世间的不幸,但是就是这位饱经风霜,经历了与儿子诀别之痛的父亲,强忍丧子之痛,含泪为被告人尤洪湧求情,希望法庭给尤洪湧一个生的机会,让尤洪湧的父亲不再失去儿子。他的求情、宽恕、善良之举深深地打动了法庭和所有在场的人。

法官希望被告人尤洪湧能够真诚悔过,珍惜郑德富的慈爱之心,体恤他的丧子之痛,怀揣感恩之心去回报社会和善良的郑德富,成为一个对社会、对家庭有用之人,不要辜负被害人父亲和法庭的期望。

——法官感言与寄语(摘录)

原标题:男子杀好友获对方父亲谅解法庭上连磕8个头(图)

稿源:中国青年

作者:

前一页[1][2]

女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
中医辩证
如何做微信营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