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美食

震惊艺术界的潘多拉宝盒

2019年05月15日 栏目:美食

震惊艺术界的潘多拉宝盒1400幅艺术品在德国慕尼黑一间公寓中被发现,该事件成为整个11月的热门话题。据信,这批艺术品是前纳粹艺术商希

震惊艺术界的潘多拉宝盒

1400幅艺术品在德国慕尼黑一间公寓中被发现,该事件成为整个11月的热门话题。

据信,这批艺术品是前纳粹艺术商希尔德布兰·古利特的收藏品。

它们是劫掠艺术品吗?

作品原主人的后人会提出返还要求吗?

美国、法国等方面呼吁德国政府公布艺术品完整清单,但现拥有者小古利特上月17日回应绝不归还

“我知道这些艺术对我意味着什么:我生命中的时光。这些作品反映了我们如何挣扎着接受自己。我想,如果你了解这份收藏背后的故事,你会更加理解这些艺术。他们并不算,确是典型的德国故事。”

———希尔德布兰·古利特

震动艺术界的惊人发现/

事件震动了艺术界。

德国人早在去年3月就收获了如此发现,直到不久前,德国《焦点》杂志上的一篇报道才让真相逐渐大白于天下。

该事件可以追溯到2010年秋天。海关人员在苏黎世开往慕尼黑的高速火车上例行检查,常常有人携带大量取自瑞士银行的现金,以此规避德国的税收。海关人员发现名叫科涅留斯·古利特的老人身上携带着9000欧元。尽管数额在10000欧元以下的合法范围内,但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展开逃税调查。

2012年2月,税务部门对古利特位于慕尼黑的公寓突击搜查。30名工作人员的集体到访让这位穿着睡衣的老人颇感意外,但老人家中堪比艺术界“潘多拉宝盒”的“宝藏”也让人们意外。1400件作品,工作人员整整搬了4天。

这批艺术品包括绘画和纸上作品,其创作者有马蒂斯、毕加索,还包括德国表现主义艺术家奥托·迪克斯、马克斯·贝克曼、厄内斯特·基什内尔。这些艺术家都曾受到纳粹的诽谤、贬低,其中部分还曾入选1937年举办的“堕落艺术展”———该展览始自慕尼黑,并且在全德国乃至奥地利巡展。  据信,德国警方发现的这批画作是科涅留斯·古利特继承自其父亲希尔德布兰·古利特的。老古利特曾是一名德国现代艺术史学家,曾作为画商和纳粹合作,对收缴的“堕落艺术品”进行处理,因此成为二战艺术品劫掠史中留名的人物。战后,老古利特收藏的200件艺术品曾被收缴,经过“古迹卫士”———来自全球的345名专家组成的调查小组———进行调查,134件艺术品归还给了老古利特。

世人普遍以为老古利特大部分的收藏品都在战争期间焚毁了,然而,此次发现的1400件艺术品让人们跌破眼镜。日前,德国方面发表了其中25幅作品的名单,而这远远不能满足世人的要求,以美国为首的其他国家敦促德方迅速公布完整清单。

档案里的画商自白/

随着事件公之于众,媒体开始对老古利特的收藏刨根问底。

德国《明镜周刊》在档案馆里找到了一份老古利特写的文章。在文章中,老古利特透露了自己如何在战后藏起大部分收藏品避过盟军的检验。文章或许还可以让人们了解当时一个犹太人、艺术史学家、商人的真实境遇。

“早在1914年以前,我已经开始接触而今人们所谓‘现代’艺术。年轻艺术家厄内斯特·基什内尔、卡尔·施密特-罗特卢夫和埃里希·赫克尔都是我父亲的常客,他们是德累斯顿桥社(德国表现主义一个画派)创始成员。我清晰记得和母亲一起去一家巴洛克灯具商店观看桥社的展览,那是1912年前后,这些充满野性、热情、力量的色彩,封闭在简陋的木质框架中,向中产阶级狠狠甩出了一个耳光。还是学生的我也被震撼了。我的母亲说我们应该买一件,她带了一件惊人的木刻作品回家。”

老古利特成长于颇有艺术渊源的家族,然而两次世界大战打乱了这位文艺青年的生活。经历了一战之后,年轻的老古利特从战场回家去法兰克福学习艺术史,但那时候他的家族已无力收藏艺术品,通货膨胀榨干了德国人的钱包。纳粹崛起前,老古利特是小城茨维考博物馆的馆长,在那里建立起欧洲现代艺术的收藏,而他的品位与希特勒截然相反,同时因为他有犹太血统,先后两次被剥夺了博物馆馆长的职务。

“你很难想象在接下来几年对于自己珍爱的艺术保持诚实意味着什么。这意味着与媒体为敌,与舆论为敌。我觉得孤独。尽管我依然有一些朋友,但我的疑虑日增夜长。新艺术依然在生长,画家在私底下偷偷作画。奇怪的是,即便在纳粹圈子里,也会遇到对新艺术充满兴趣的朋友。……我在汉堡自己的公寓开了一家画廊,我策划了一系列新展览。我的画廊就像罪恶的巢穴,迅速积累起一批当代艺术作品,而人们热切地、偷偷地前来这里。很多伟大的作品经我的手。他们来自画家、移民和朋友。当然,如果你有勇气,你也可以在这里买一些画,但是,拥有这类画作是非法的,你也可能因此入狱。”

纳粹开始清理艺术品计划后,很多被认为“没有价值”的画作被焚毁,老古利特相信被付之一炬的作品有80000件之多。“我拯救了很多伟大的杰作免遭毒手,并将之转售给了伟大的收藏家。比如科隆的约瑟夫·豪布里奇、汉诺威的伯恩哈德·斯布伦格,后者买下了埃米尔·诺尔德所有的版画和素描。对于新艺术的热爱或许会让一个人变得勇敢,但一切都需要秘密进行。”

文档共6页,但其中一页描述他后期收藏的内容丢失了。在文章,老古利特坦诚他将部分作品藏在磨坊的石墙里面,“我知道这些艺术对我意味着什么:我生命中的时光。这些作品反映了我们如何挣扎着接受自己。我想,如果你了解这份收藏背后的故事,你会更加理解这些艺术。他们并不算,确是典型的德国故事。”

当事人的强硬态度/

“古利特的角色人尽皆知,但人们都以为那些画作已经没有了。”艺术律师弗里德里克·冯·布鲁赫尔愤慨地表示,而今,追索之路依然遥遥无期。

根据法律专家的说法,在德国,将“堕落艺术品”归还给原主人并没有法律依据。首先,原主人必须提供相关证据,证明该作品是在受胁迫的情况下转手的。更复杂的是,这1400件艺术品是调查者从私人处获得的,没有法律条文强迫个人归还藏品。与此同时,相关案件还有30年的追诉时效限制。专家表示,原告可以挑战时效,但在民事诉讼中,必须证明艺术品所有者清楚知道这是非法所得。

能够加快归还进程的,就是而今艺术品的拥有者,即科涅留斯·古利特放弃拥有权。否则任何一件作品在德国的法律体系下,都需要经过数年时间才可能确定终归属。

“他们想干什么?我只想和我的艺术品生活在一起。”小古利特通过《明镜周刊》做出回应。在他眼中,自己的父亲,是一个将作品从纳粹、美国人、俄罗斯人手中拯救出来的英雄。“如果我是有罪的,他们应该把我送去监狱。”他说。他没有律师。

据资料显示,科涅留斯·古利特而今已80岁高龄。根据他的远房堂兄弟厄肯哈特·古利特的描述,他是一个四处游历、离群索居、膝下无子的老光棍,几乎“隐姓埋名”地生活着,偶尔会拿出一两件艺术品出售以维持生活。

小古利特会选择一些当地的艺术商出售作品———至少有一家在瑞士,一家在德国科隆。1990年,他提供的一件艺术品售出了38250瑞士法郎(当时约合48757美元),那是他父亲在1938年后以低价购入的。拍卖行拒绝透露具体作品名称。德国当局还追查到2011年12月拍出的一件马克斯·贝克曼的水粉画《驯狮人》,曾作为老古利特的收藏品前往美国参展。2年前,这件作品拍得120万美元,该价格也是该艺术家纸上作品的价之一。

小古利特的明确拒绝将使归还工作变得更复杂。根据德国法律,除非有确切证据,否则他就是艺术品的主人。但德国政府已经在国际舆论压力下向世人公布了25件艺术品的名单。小古利特也在采访中表明他被激怒了。“他们是怎样的政府?居然公开我的私人财产!”他说。

“我不会与他们联系,我也不会免费归还任何一件作品,不会的。”古利特告诉《明镜报》。

如果所有权不能确认,在税务调查结束后,这批作品将归还给古利特。

“有两种不同的规则:法律规则和道德准则。”失落艺术资料库的主席迈克尔·弗朗兹表示。“这非常令人气氛。”伦敦画商理查德·纳吉表示,“即便在这样非同寻常的发现之后,古利特家族还是能够拥有这一切。这非常让人难以接受。”

钱币鉴定交易
广州伊尔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
牛大亨怎么代理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