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美食

Google閱讀器緩慢而不可避免的死亡

2019年05月03日 栏目:美食

這是一件其實不那末意外,但仍然讓人震驚的消息:他們終究殺死它了。沒錯,我是在說 Google Reader 即將關閉。當你今天早上打開科技站

這是一件其實不那末意外,但仍然讓人震驚的消息:他們終究殺死它了。沒錯,我是在說 Google Reader 即將關閉。當你今天早上打開科技站,任何科技站,面對的都是兩條讓人瞠目結舌的消息:Andy Rubin 離開 Android 團隊;Google 殺死了 Google Reader。任何一條都難以置信,但是同時發生了。Andy Rubin 這件事情意義重大,但相比來說,Google Reader 的熱度反而更大,特別是在 Geek 群體中。打開 Hackernews,你會發現Google Reader shutting down已經占據首位達一天之久,點擊數和評論數都創了高峰,足見其受關注的程度。

Rubin 的事情反应平静,可能是我们对高管离职已司空见惯了。苹果走了 Scott Forstall,微软走了 Steven Sinofsky,这种飞鸟尽、良弓藏的事情当然也可以产生在 Google,其原因也出奇的相像,都是为了部门间的整合。况且,Andy Rubin 并没有离开 Google,只是去追寻自己的 Moonshots idea 去了。同时,新上任的主管预示着 Chrome OS 和 Android 未来的融合。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糟。

Google Reader 就不一样了,因为它和许多人的生活密切相关。虽然 RSS 阅读方式已经显得过时,但它仍然有着忠实的用户群,而 Google Reader 无疑是人们订阅 RSS 的平台。因此,当 Google Reader 的大限已定,上一下子炸开了锅。人们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有疑问、质疑,甚至不乏咒骂之声。与此同时,相关利益群体也就立刻展开行动。Reeder 开始安抚用户,说服务不会停止;Feedly 火速做好专门页面,宣称可以无痛转移。

如果你是 Google Reader 的忠实用户,心目中必定有许多疑问,甚至愤怒。不过,作为一款免费的产品,我们似乎真的不应当要求太多。对 Google Reader 关闭的愤怒,就像是常常享受免费午饭的人,在某天被告知免费不再有后,痛骂餐馆一样。这等于忘记了免费午餐本来就不是你的,餐馆完全可以随时取消这类福利,因为人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在接受 GigaOM 站的采访时,Google Reader 早期的创始人之一 Chris Wetherell 说,Google Reader 能够坚持这么长的时间,已经是奇迹了。它从诞生之始就没有得到高管们的重视,而且一直没有盈利模式。

Chris Wetherell 如今在初创公司 Avocado 工作。对于 Google Reader 要关闭的消息,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遗憾。当他们把 Google Reader 上的分享替换为 +1 的时候,这一天很明显会到来。

在 Google Reader 发布之前,高管们就不相信这个服务,而且想要砍掉它。在 Google Reader 发展的进程中,它也没有遭到过重视,因为它从来没有成为一个可盈利的市场。Reader 市场从未跨过试验阶段,也没有去探索商业模式,他说,盈利能力从未经过测试。Twitter 的 CEO Dick Costolo 当时在 Google 工作,想了许多盈利的点子,但是没有人听他的话。

Chris Wetherell 曾在一篇博文中,探讨了 Reader 的重要意义。他认为,Reader 代表了消费者和内容提供者之间的良好关系,这是一种非常好的模式,而且是有盈利前景的,Reader 是为信息上瘾者准备的,不仅仅是为科技狂热者。这个市场肯定存在,而且很奇怪地缺少服务者。

他认为,Google Reader 存在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不同公司走到了一起,共同支持 RSS 和其它标准,并终究让普通用户受益。如今,那个时代已过去,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类似的利他主义了。我们已生活在一个封闭的世界。在分享方面已没有共同语言了,他哀叹说。

有人期望 Google Reader 的倒下给其他人提供新的发展空间。对此,Wetherell 说,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首先,Google 的爬虫为系统提供了快速连接并做出推荐的能力。这个系统和 Google Search 联系紧密,所以它也是没法开源的。另外,Google 还有一个独立的推荐团队,日常开消不小。更重要的是,Google 的架构能够承当大量的账户和数以亿计的内容。

这从来不是一笔小开销,因此 Wetherell 对 Google 的困境表示了理解,这是 Google 级别的问题,而且会一直如此,特别是你构建的服务要覆盖更多用户的话。

也许,我们应该学会抛弃过去,寻求新的服务了。在上述的那篇博文中,Chris 曾这样写到,Reader 是科技历史中一个有趣的脚注。对我来讲,这已经足够了。我们有机会去测试它是不是能够成功,不是很有趣的事情吗?

老人得癫痫还能活多久
哈尔滨脑瘫医院哪里
脑瘫儿的成因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